有耻之徒 第1章 昆山_讨酒的叫花子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元月,洛城昆山。

山间寒风不绝,纷扬的雪愈发大了,都快将光秃秃的树枝压弯在地,放眼望去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山头的梅花依旧傲然,艳红遍布四处。

崎岖的山道上,身穿白衣的女子几乎与满山的雪融为一体,很难被发现,她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一步一步踩着雪,不慢不紧地朝山上走。

女子名叫沐青,是浮玉山的女修士,凤灵宗的二长老,此番是来昆山静修,怀中的白狐是途中捡的。

白狐背上受了伤,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头耷脑地安生趴着一动不动。

严冬的昆山寂寥,万籁俱寂,空阔的山谷间仿佛只有这一人一狐存在。风有些大,寒冷刺骨跟刀子似的直刮,白狐应当是有点怕冷,便往沐青怀里拱动了下,蓬松的尾巴收起搭在身上,再将自个儿卷成一团。

沐青垂了垂眼,不着痕迹瞧了下,没做理会。

山道蜿蜒曲折,上到山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彼时的天色已昏暗,夜幕就快降临。

梅林深处有处简陋的屋子,推开房门,里面已经四处蒙尘,沐青顺手就施了个除尘咒,一瞬间把这里变得干干净净,然后抬脚进去。

把白狐放在床上,施咒治疗。沐青修为高,治一只小狐狸自然不在话下,只是这只白狐身上已经带了妖气,不能与普通狐狸相提并论,伤得还挺重,一次治不好,得留几天。

门一关,四面的墙壁将外头的严寒风雪遮挡住,里面就没那么冷了,白狐在棉被里窝了许久,待稍微有了些许力气,才倏地将脑袋拱出被子。

屋子里光线太黑沉,沐青起身点灯,昏沉的光线照在她脸上,镀出一层柔和的光晕。她生得好看,身形高挑气质出尘,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连点灯的动作都带着淡然处之的闲适,瞥见白狐露出脑袋,只用余光瞧了下,倒没过多关注。

点完灯,她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已经彻底天黑,待掸去身上的落雪才进门,原本没精打采趴着的白狐倏地惊醒,尾巴一扬,不由自主地摇了摇。

沐青依然没有看它,而是兀自做自己的事,先忙活了一阵,再用传音符给宗主回话,大致是在禀报自己今日的行程,通知宗里已经抵达昆山。

白狐歪着脑袋好奇地盯着,见沐青说完话的刹那间,传音符突然化为灰烬,当即瞪大了眼,疑惑不解地看了又看,跳下床,小心翼翼地走到沐青面前,试探地用爪子去扒拉她。

沐青这才有所回应,低了低眼,问:“做什么?”

白狐闻声抬头,直直瞧着,像是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晃动了两下尾巴。

有的妖兽没化形之前一直藏在深山野林,未曾受过教化,没有接触过复杂多变的人世,宛如还不会下地走路的孩童,更多的是保留着原有的兽.性。它放下了爪子,绕着沐青走了两步,用脑袋拱了拱对方,有点讨好的意思。

或许是在感谢救命之恩。

沐青收回视线,依旧不予回应。

.

白狐还挺通人性,吃过东西后又回到床上倦懒地趴着,它没有趴在床中间,只占了床角的一小块地方,剩下的留给沐青。

沐青在蒲团上打坐,阖眼静修。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都不带动一下的,修行之人讲究清心寡欲,不为外物所扰,静心打坐是基本功,一个时辰不算久。

等不到人过来,白狐尾巴轻晃了下,起身,过去,到蒲团边卷起身子趴下,把尾巴落到沐青腿上搭着。它倒是一点不生分,这才半天,就主动巴挨上了,而且还时不时就轻轻扫动一下尾巴,丝毫不安生。

沐青眉头微蹙,可到底还是没理会,继续闭着眼睛,直至静修结束,才出声说:“把尾巴放下去。”

白狐偏头,非但没有把尾巴放下,还再次不懂规矩扫了扫,都快缠到她的腰上。沐青用手拂了一下,将它乱动的尾巴挡开,低低说:“安生些。”

它才没动了,将尾巴放下来。

不过安分只是一时的,兴许是在这了无人烟的荒芜之地待得太久,见到人就觉得新奇,白狐总是有意无意地想亲近沐青,不论沐青做什么,它都形影不离地跟着,走哪儿跟哪儿。

就连去山洞的温泉池洗澡,它都步步紧跟。

山洞就在不远处,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

沐青每年都会来这里静修,对周围的地形早已熟稔,她没有阻拦白狐跟着,径直走在前面,等真进了山洞,先将石壁上的火把点上,再一个不注意,伸出素白的玉指在白狐身上轻轻一点,直接把白狐定在池边的大石上。

其实白狐是只母狐狸,就算跟着一起下水也无所谓,当年沐青才进凤灵宗当弟子那会儿,七八个女弟子挤一间房睡觉,洗澡只能去澡堂洗,都是女的,没什么好避讳,何况这还只是一只没化形的妖兽。不过这都是以前了,陈年旧事,如今的沐青可是修真界第一宗师,哪可能还让旁人与自己一块洗,妖兽都不行。

白狐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自己动不了了,琥珀色的眸子瞬时紧缩,半晌,好像明白了这是沐青下的定身术,随即委屈地呜呜叫,声音又低又弱。

沐青不为所动,只道:“安静待着,很快就回去了。”

白狐小声又呜了一次,可惜动弹不得,叫也没用。

沐青本来可以将它留在屋内,独自过来就行,但还是让其跟着,她自己都想不通缘由,大概是一时心软,正如下午在山腰处会费力把奄奄一息的它救下,还带到山上医治。

池边的大石呈倾斜状,白狐在斜面的一边,正正背对着温泉池,后面的一切都看不见,只能瞧见四周的石壁。

燃烧的火在跳动,将池边的身影照在石壁上,白狐正在极力尝试挣脱定身术的束缚,可不论怎么试都没用,它有些泄气,最后干脆放弃了。

可不经意间,它忽然瞧见了石壁上的影子,知道能从那里看到沐青在做什么,霎时好奇地盯瞧着。

温泉池不停地往外冒热气,整个山洞雾袅袅的,沐青没在意这些,径自脱衣下去,温暖的水漫过胸口,暖意乍然袭遍全身上下。

她背抵着池边歇了会儿,才慢悠悠掬水往光滑白皙的脖颈间浇。

这般阴冷的天,在热水里泡着会舒适许多,不多时,待洗得差不多了,合上眼小憩片刻。

山洞里安静异常,除了外面呼啸的风声,就只有缓流的水声,沐青屏气凝神,小憩的同时运转了下灵力,就在她快要运转完毕的时候,忽然噗通一声响。

一睁眼,就瞧见本该定在池边大石上的白狐落水了。

应该是不会水,白狐急急地在池中扑棱,可惜什么都抓不到,只能往水里落。

沐青拧眉,不知道这孽障是怎么解开定身术的,见它就快完全沉下去了,顺手一捞,将其从水中提起来。也许是被吓到了,白狐竟然轻而易举就从她手上挣脱,再用尾巴卷住她的手臂,就那么借力一跃,直接用两只前爪勾住了她的脖颈,死死地抱着。

不仅如此,还将尾巴卷在沐青身上。

沐青俨然没料到这一遭,这么多年了,其他人连近她身都不能,今天不但被一只还没化形的狐妖破了灵术,还被对方严丝合缝抱住。

她一时愣了,须臾,才习惯性地沉声喝道:“放开!”

以往在凤灵宗,她严肃时就是这般对待宗内的弟子。她向来正派清冷,皎皎如明月孤高,严苛起来简直要人命,是以凤灵宗的弟子们多多少少都对这位沐宗师持有畏惧敬重之心,莫说呵斥了,就连她皱一下眉大家都会识趣地不去招惹。

然而白狐不懂,非但没有一丝自觉,反而愈发放肆,更加用力地勾着,后爪还蹬了蹬。

毕竟是妖兽,怎么也开了灵智的,这样不太合适,沐青不好跟一只没受过教化的孽障计较,念及它什么都不懂,只好动手把它拉开。

可就在此刻,意外横生。

不知是太过惊怕还是怎么,狐妖竟一下子就化形成人了。

火光在这时忽地一闪,山洞内倏地暗沉了两分,沐青还没来得及回神,就感觉到一具暖热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合着自己,刚化形的狐妖身无余物,就那么光裸着,纤腰玉腿不着寸缕,无骨似的趴在她身上,温度灼.烫。

应当是化形来得太早,时机不对,导致白狐化形不够彻底,耳朵和尾巴还没能消失,而且那尾巴还随着她身形的改变而变大了不少,比之前更为灵活。白狐迷茫地眨了眨眼,散漫地轻晃摇动了下尾巴,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自己化形了,就下意识动了动。

她还不适应人的躯体,本来是想支起身子的,结果只轻轻扭动了下。

与之紧贴在一起的沐青登时身形一僵,怔愣在原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