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辛雅异世种田录 第105章_火丫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第105章

咻~

一瞬间,韦辛雅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向她飞射而来。电光火石之间,她只以为因为自己说得太过分刺激到了那些精灵,所以又遭受了攻击。

在她的运动神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打在自己身上,似乎是钻树林时树枝打在身上的感觉,人体本能都没来得及躲避和惊吓的时候,就听到金属打到泥地里特有的沉闷的叮当声。

只见地上几个硬币造型似乎是水晶材质一样的东西还在地上弹跳,刚刚攻击她的应该就是这东西了。

这是……炸弹么?

韦辛雅盯着这几个小东西,身体机能越过了惊吓和躲避,直接身不由己地骨头和肌肉紧缩起来。

这是魔法币!

在场的魔法师一看就知道,精灵可出血本了!要知道,一枚魔法币的价值并没有夸张到能买下一个庄园,但是作为只在高贵的魔法师中流通的特殊货币对于平民有着不小的吸引力,有小部分作为收藏,在民间要比它的实际价值高多了。作为赔付费用可是大大超出了几头牛的价值。要知道,这可是北方,几乎什么都缺,牛可不是南方的价格。这里也几乎什么东西都不值钱,比如房子,土地。更何况,这是三枚魔法币。

啧啧!真没想到真有人能从精灵手里拿到高额的赔偿。

但是韦辛雅不知道,她甚至有些怀疑,这几个小东西是不是类似于炸弹一样,或者是有特殊攻击性的魔法武器。顿时她都不敢动了,只惊诧地盯着那个精灵头头,为防备他下一步攻击做准备。偶尔偷瞄人类这边的魔法师,见他们的神情不像是防备精灵进攻的样子才小小放松下来。

嘉兰诺德冷冷地盯着她,依旧保持着高雅矜贵的姿态,好像刚刚那个向她扔东西的不是他一样。“我用这些钱买你闭嘴……”

原来是钱啊!韦辛雅松了一口气。

“……同时也买你一个承诺,拿着这些钱,带着你的破烂离开这块土地,远离精灵的土地,并且永远对精灵的事闭嘴。如果你能做到,那么你和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像个商人一样,和这个女人在这里为了几个金币扯皮太过有失身份。不如直接给她更多的钱,堵着她的嘴。

韦辛雅知道,这是精灵的底线了,她不能再过分,不然就搞砸了。但她不知道这笔交易到底值不值得,毕竟她不明白这里金钱的价值。于是她下意识地望向乔治,她的领主。

是的,即使之前被乔治·豪尔严刑拷打,但在这样的场合,她下意识的还是最相信乔治。

但其实乔治也不知道什么魔法币,但他聪明,看到魔法师们的表情大约就知道这东西即使魔法师们也非常感兴趣就知道价值是很高的。所以他朝韦辛雅示意可以答应。

“好的,我答应。”看到乔治为不可查地向她点点头,韦辛雅彻底放心了。这样算来,和精灵的事算是结束了吧。希望以后永远都不要再和这群动不动就想杀人灭口的家伙见面了,长得再美也受不住生命的惊吓。  

虽然达到了她的目的,但感觉并不好受。她就像一个被缠得不耐烦的人随便打发施舍的乞丐,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

话音刚落,嘉兰诺德随即站起,向人类谈判团这边的团长大魔法师欠身道:“我想我们主要的事务已经谈完了,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下面的人商量吧。非常抱歉,这次谈判耗费了我不少精力,我需要休息一下,失陪!”同时吩咐女精灵负责接下来的事。

即使姿态优雅礼貌十足也掩饰不了他一走了之的果断,没等艾利克魔法师大人点头同意就转身出去了,半点没给人类这边面子。刚刚人类这边被韦辛雅找回的虚假面子又被精灵扔到地上,在场的魔法师们脸色不是很好。尽管他们知道他是被人类这方的人气得不想说话了,也不能否认精灵确实是没把人类放在眼里才敢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轻易退场。

既然暗精灵谈判团的主要负责人都走了,朱利尔斯·艾利克大魔法师认为他作为人类这边的谈判团长还留在这里就显得谈判双方的地位不对等,太有失国体了。于是也站起来。:“既然嘉兰诺德阁下去休息了,我这个老头子带着这里也没意思。埃尔伯特,后面的事由你负责。”

“是!”埃尔伯特躬身应道。

其他魔法师也都纷纷站起来,躬身目送大魔法师离开。

事情到这,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

韦辛雅却不敢放松,趁着两方人马刚刚回神,正准备就坐之际紧追不放。立刻对在场人类的最高长官埃尔伯特提出:“好了,这位魔法师大人,在你们谈国家大事之前,先来谈谈政府对我的补偿!我的要求不多,照原样给我一个庄园就可以。”

她自己非常明白,如果不抓紧机会提出自己的要求,人类这边会含混过去,无视她的损失。就算她愿意认倒霉,谁知道她还能不能重新申请一个庄园,不说到时候产生的税费,如果没有土地,又不能离开的话,有再多的钱也是坐吃山空。

至于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韦辛雅还算熟悉,平静之余还能发生这么危险的事,外面的陌生世界更让她却步了。由熟悉带来的安全和最近一系列事情的刺激,让她已经丧失信心,在那些所谓机会更多的城市能过得比这更好,更安全。

埃尔伯特已经懒得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他表现得极为不耐烦。“我说过,你的诉求应该和你的领主商量。两国会谈并不是谈论你个人财产的地方!”

紧接着,他直接对乔治下命令。

“豪尔男爵,请你把这位女士带出去,我想她现在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是!”

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乔治下意识地答应后,心里却起了反感。

这可是非常难得的和精灵族的正式会议,对于他这个新晋的土鳖贵族来说是难得的增长见识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韦辛雅确实没必要留在这里,但这里这么多士兵他不叫,偏偏把这个无关紧要的任务交给了他?

要知道,他可是乔治亚郡的领主!是他们正在谈论的这块土地的主人,即使他即将失去这块土地,在正式交付前他也是这块土地的主人。按照正常流程,他是非常有资格留在这里的,现在把他叫出去是几个意思?难道这个魔法师把他的地位看得和韦辛雅这个平民一样?

还有,他刚刚的命令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军队,他没资格命令他!

什么时候,军队可以开始对地方政府指手画脚了?

想着,乔治的动作就慢了起来。不负期望,韦辛雅立刻反驳了埃尔伯特的话。

“这位大人,我的个人财产确实不适合在国际会议上谈。但别忘了,我的个人财产是因为你们的两国会谈产生动摇的。依照现在的形式,我失去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势不可挡。那么我身为这块土地的主人,要求国家赔偿有什么不对吗?别说什么找我的领主的话,并不是豪尔男爵让我失去我的财产的,让我失去财产的恰恰是你们!我找你们要求赔偿是恰当并合理的。”韦辛雅看了看之前言辞犀利火爆现在却很是冷淡的精灵美女,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帮忙了。

她的判断没错,现实中可没有谁是那种衬托别人的蠢货!

尽管精灵很乐意看人类的笑话。可刚刚韦辛雅让他们吃了个大亏,所以他们不打算插手让这个女人再得到什么好处了。

但没关系,她可以自己增加说服力。

韦辛雅捡起地上的三枚钱币一样的东西,对埃尔伯特说:“你瞧,精灵们都履行了自己的赔偿义务了,并且就是刚刚,在这里,这个国际会议的会场。”

“这位女士,请你适可而止。你已经从嘉兰诺德阁下那里拿到了高额的赔偿,我不可能对你不存在的损失进行补偿,你这是在讹诈!”

韦辛雅眼神一冷,这些人果然要赖账!

“您要搞清楚,暗精灵的赔偿是对我人身伤害的赔偿;以及之前的伤害行为造成的财产和精神损失的赔偿,而不是失去庄园这样的地产赔偿!他们来和你们谈土地问题,你们答应让出土地,但这土地是你们从我手里拿走的,而不是精灵们。所以找你们赔偿财产是正确的,因为你们让我失去了地产和房产,这是你们该赔的!”幸好她紧追不舍,不然,真让他们含混过去了。

能不能得到赔偿,她其实是不确定的。但即使是拿不到她应有的赔偿,那么把这些人的行为打成赖账,韦辛雅想,至少能让她心里舒服些,而不是受了委屈却申述无门。

埃尔伯特被韦辛雅的话堵得无话可说!他觉得简直不可理喻,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甚至男人也没有这样的。但他真的拿不出反驳的理由,这全是歪理,却恰恰说得合情合理。

他眼神瞟过面无表情的精灵们和他那些装木头的同僚们,埃尔伯特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再让这个女人扯下去,这场会议就没完没了了。他自己本人也会被认为是无能的,这让他非常烦躁。

于是,深吸一口气。说:“好吧!关于庄园的事,并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但我可以为你向苏克公爵提出特别申请,至于能不能达到你的要求,我不能保证。”

埃尔伯特没意识到,因为韦辛雅能顺利的从暗精灵的陷害中脱身,并且有理有据地从他们手里拿到高额的赔偿和变相的承诺,让他下意识的把这个女人放到了相对较高的地位,虽然不是和他对等的位置,却不再随便无视她的意见了。

“不,我强烈要求赔偿我一个庄园!我的庄园是因为国家利益失去的,这是国家行为,那么得到便利的你们就一定要给我一个相对合理的赔偿,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听他这话,看来之前说的,可以找乔治要补偿根本就是放屁!

“她说的没错!”尽管精灵们不打算参与人类的事,但他们内心的公正品质让他们忍不住为这个刚刚还叫他们丢脸吃亏的女人说话。女精灵艾厄瑞玛说:“当然,这是你们人类内部的事情,本来我不该多管。但,我希望你们能处理好这件事,我不希望我们月光精灵正当的拿回自己的土地,因为你们人类的小气造成我们变相地逼迫一个普通的人类。”

放屁!

在场的人类都在心里忍不住骂娘!这时候来显示公正了,你们阴谋以地狱魔物逼迫人类走上谈判桌的方式是被你们吃了吗?

“那直接以我们谈判团的意见正式向苏克公爵提出申请,这是国土问题,不能什么事都要我们军队出头,公爵大人作为北方的最高行政长官以及领主,他该负点责任。”总是啰嗦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让埃尔伯特的死对头鲁本斯看不下去了。这个家伙一点都不果断,总是为这些旁枝细节拖拖拉拉地,真不知道艾利克大魔法师看中他什么!

“豪尔男爵,请你同时寄出一份说明以及行政申请,毕竟是你的顶头上司,你有必要就这里的详细情况和相关事务向苏克公爵做述职报告!”看不下去的结果就是鲁本斯直接越过艾利克大魔法师钦定的现场最高指挥官向在场的人发号施令。

“好了,这位勇敢的女士,我向您保证,你的新庄园将随着苏克公爵大人的消息的到来同时到达你手里。现在请您回到你原来的地方,接下来我们要说的事,都是保密的对你没有好处。”他一点都不想再看猴戏了,早点结束回去看他的魔法实验还比较有趣。

“你放心,之后的事我会帮你落实好的。”乔治不失时机地向韦辛雅表达了他的偏向。“你可以先搬到镇中心的仓库,和我的副官说一声就行,他会给你安排好的。”

其实他内心非常同意韦辛雅的话,作为领主,是非常希望她能得到正式的赔偿。最好在他领地之外得到一个庄园,这样变相的,他也得到了补偿。因为韦辛雅失去的土地在他控制之下,代表他损失的税收和各种权利。但他不能正面支持,因为他有军职,如果表达了对他们的不满,很可能被事后报复。

当然他也不能理直气壮的提出和韦辛雅同样的要求。领主,负有守土的责任,这块土地,虽然不是他的能力能保护下来,失去的最大的责任原因也不在他,但他还是理亏的。尤其,他现在是整个北方稳定后第一个丧失国土的领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