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 第26章_吴*******水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翊仔,为什么不接电话?快点接电话啊。”黎承睿默默地想着,看着手机上闪动的名字,但终究还是没人接听。

这已经是这俩天出现的不知第几次情况了。黎承睿忙得不可开交,但他一直挂念着林翊,每次抽空给他打电话,却总是没人接听。

难道出什么状况了?黎承睿有种莫名的担忧,他发现自己自从遇到林翊后就变得格外容易忧心忡忡,像坐在家里无所事事却爱操心的家庭主妇,林翊没有回他电话,他就无法抑制地想到最危险的可能性。他是不是发病了?他有没有遇到没法处理的突发事故?还是,林翊觉得自己不可信任?照他那个单纯直线运作的小脑袋,没准还抱着坏人的朋友等于坏人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观念。

如果他真的讨厌了自己,那怎么办?

黎承睿患得患失了起来,这种心情在以往的恋爱史中从未尝试过,黎督察从来善于在复杂的状况中单刀直入,不拖泥带水也不浪费时间。因此他不知道人陷入爱恋中那种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忧虑和欣喜,但这一次,像是要将以往三十年匮乏的情感一次性补偿回来一样,黎承睿觉得自己简直浪费时间,最好的做法就是开车过去把那个害人心乱的臭小子揪过来打一顿,可他也知道,真的要这么过去了,他又有点不安。

怕那个少年突然间福至心灵,明白了自己怀揣的不堪心思,从而警惕厌恶,从而远离逃避。

黎督察忍了一下午,终于忍不下去,他交代完今天要做的事后便开车前往林翊的学校。时间仿佛又回到最初遇见少年的那个时段,他犹如一个跟踪狂,偷偷摸摸跟在心仪的少年身后,他深深厌恶自己这种不理性的偷窥行为,可他没有办法遏制。想见到他的心情犹如病菌霎时间蔓延全身,单凭个人力量自愈无能。

原来在他遭遇林翊的瞬间,那个少年已经令他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着魔,黎承睿再次想起这个词,这种状态真是着了魔,完全没有理性可言,没有因由可循,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就非这个人不可了?像是被勾起深藏内心的欲望,那个欲望压抑了太多年,可突然之间如洪水绝堤,势不可挡。

他在林翊的校门口等了一会,如愿以偿看见少年背着挎包,垂着头从里面走出。黎承睿看到他不由松了口气,无论如何,人没事就好。可送了口气后他却又觉得憋闷冤屈,既然人没事,为什么打电话不接,他不知道只是不接电话,就足以令自己焦躁不安了么?

可少年确实不知道。

这种隐秘的情感从头到尾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黎承睿意识到这一点,忽然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他猛拍了一下方向盘,开动车子,慢慢开到林翊身边。

可少年低着头呆呆地想着什么,居然没有发现,黎承睿皱了皱眉,打开车窗,大声说:“翊仔。”

林翊转头,看到他的瞬间,呆板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惊慌,然后少年不知为何拔腿就跑,黎承睿暗骂了一声,加快车速跟上。他知道少年体力不行,跑得不快,也不敢追得太过,只敢开着车徐徐跟着,看起来不像追人,倒像陪着他跑步一样。

可就在这会,笨手笨脚的少年脚下一滑,砰的一下摔倒在地,他摔倒得一点也不好看,几乎就跟狗啃泥巴一样狼狈,周围很多学生都纷纷回头,有人甚至笑出了声。黎承睿又急又心疼,忙把车停了,打开车门大踏步追上去,伸手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跑什么啊你?”黎承睿没好气地一边数落他一边弯腰替他拍身上的尘土,“就你这样的能跑得过吗?也不看看睿哥是干嘛的,我可是警察啊,抓贼那我就是专业人士,你再能跑,你能比得上做贼的?”

他拍完了,站起来,低头看比他矮半个头的少年,皱眉问:“跑什么?你干什么坏事了看到我要跑?”

“我我我才没干坏事。”林翊嗫嚅地说,垂头丧气地摸样令黎承睿忍不住想笑。

“没干坏事你怕我干嘛?”黎承睿抱着手臂加重语气说,“你别想包庇自己啊,老实交代,等我查出来我绕不了你。”

林翊抬眼,眼神中带着委屈和难过。

黎承睿觉得自己快被他折磨到疯了,心心念念想着的人,无缘无故却要避开他,其实这是很伤感的事,可不知为何,看到林翊的这一刻,他又觉得分外心软,觉得无论这个少年做什么都是不能跟他较真的。他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谁能跟一个孩子生气伤心呢?

黎承睿叹了口气,伸出胳膊来拉他,林翊倔强地甩开,黎承睿火了,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拉着就往车上带。

“放开,我不要跟你走,放开……”

“你够胆再说一遍!”黎督察猛然回头,瞪着少年。

林翊胆怯地闭上嘴,未了又不甘心地加了句:“校门口,我明天会被同学笑的。”

黎承睿停下脚步,威仪十足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少少年少女在接触到他的视线后都纷纷转过头去不敢再看,黎承睿冷淡地说:“我是你大哥,教训一下你又怎样?你不乖就得挨骂,我看谁有意见?”

林翊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你才不是我大哥……”

“你说什么?”黎承睿转头瞪他。

“没。”林翊总算聪明了一回,乖乖地不敢回嘴。

“上车。”黎承睿松开他的胳膊,“敢磨蹭信不信我在这揍你屁股?”

“哦。”林翊不敢违抗他,低着头乖巧地打开车门爬上车。

黎承睿心里的闷气稍微松了些,他也上了车,转身帮林翊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徐徐向前开。

开了一会林翊才后知后觉,愣愣地说:“这不是回家的路。”

“我说过带你回家吗?”黎承睿瞥了他一眼。

“可是,不回家,妈咪会骂。”林翊犹豫着看向他,“我错了,我,我要回家。”

“现在才道歉,晚了。”黎承睿开着车,淡淡地回了他一句。

“我,我要回家,”林翊的口气中带上焦急,“妈咪会骂的,妈咪见不到我会担心……”

“那你想过你不接我的电话见我就跑我会不会担心会不会难过吗?”黎承睿脱口而出。

他的话一出口,林翊的脸色变白了,他怯怯地瞥了黎承睿一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像无辜而弱小的动物,在自己犯下的错误面前不知所措,却也不明所以。

黎承睿硬了心肠,摸出电话,打通了林翊母亲的,简要地表达了今天很巧撞见了林翊,于是想带他吃个便饭的意思。林师奶对黎承睿很放心,不仅没阻拦,还说了不少客气话。

黎承睿挂了电话,看见林翊缩在一旁跟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不觉软了口吻,说:“要不要这样啊?只是跟我吃个饭而已。”

林翊咬着下唇不说话。

黎承睿心里有些怀疑,他耐心地问:“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觉得睿哥不是好人?是你妈咪?不对,你妈咪刚刚还拜托我好好照顾你,那是别的人?”

他从林翊明白写着“你怎么知道”的脸上已清楚自己猜得没错,黎承睿压下怒火,淡淡地问:“是谁乱说?”

林翊急忙说:“我不能告诉你的,我不能告密。”

“那好吧,那个人说我什么?说我不是好人?”黎承睿盯着他,“你也这么觉得?”

“我,我不知道,可是你跟坏人是好朋友,”林翊垂下头,有些笨拙地说,“或者,或者你会跟他们一样……”

“什么一样?”

“可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林翊突然抬头问,“我又不真的是你弟弟,我有同学也有大哥的,他们也不是对弟弟这么好,我同学说,他大哥不是忙着沟女就是忙着赚钱,不是,不是你这样的,我不明白……”

终于来了。黎承睿对自己这么说,他觉得自己很悲哀,明明那么喜欢这个人,可却一句也说不出口,还要自欺欺人用这么拙劣的借口蒙骗全世界,结果却连这个有社交障碍又智力不高的少年都瞒不过。

“我很怕的,其实我很怕的,”林翊垂下头,有些微微颤抖,声音清楚地说,“我,我不是没见过坏人是怎样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一开始都看起来好亲切,好温和,对我好好,可是,可是……”

“我,我真的,很想有个大哥,很想有个做警察的,威风的大哥,我被人欺负,有人给我出头,我做不出功课,有人帮我辅导,我,我笨的时候,他会说没关系,我被妈咪骂,被同学嫌弃,他会跟我说我很好。我真的,好想好想,有这样的大哥……”

“我不敢想你有一天变成那样的人我会怎样,我很怕,我其实也会很怕的,我不懂说好听的话,我知道我不够好,我的样子讨人厌,我也不想长成这样的,我很难有个朋友,阿凌死了,幸好你来了,可是如果说有一天你其实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宁愿你从来没出现……”

黎承睿听不下去,他觉得心里很疼,为这个少年心疼,也为自己的感情哀伤,他伸出手去,用力握住少年的手,然后猛地一踩油门,飞车朝自己寓所开去。等车停好,他拽着少年的手,拖着他飞快往楼上走。

他住的是警署分配的公寓,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事,见他拉着个少年都有些好奇,黎承睿一一打招呼,搭着林翊的肩膀说:“这是我刚认的契弟弟,来,翊仔,跟着大哥叫人。”

林翊傻乎乎地被他拉着叫了一轮“某某哥某某叔”,再晕头转向地被他拽着进了黎承睿的寓所。一进门,还没换鞋,黎承睿就砰的一下关上门,将懵懂无知的少年一把抱入怀中。

他摸索着在少年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哑声说:“听着,接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很重要的话,我要你好好听,听不懂随时问我,好吗?”

林翊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有所期待的神色,让黎承睿觉得瞬间热血沸腾。

他再一次确认自己的心意,他爱这个少年,为了他,豁出去命都无所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