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直播中 第161章 盗墓笔记35_腊七小雪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擦擦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燕小芙偷偷的看了眼旁边的人,很整齐的刘海,下面是一双细长的眼睛,可能是感觉到燕小芙在看他,他也顺着这里看了过来。

瞳孔幽深,里面从来都是一片的淡然。

蓝色的套头衫,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换过款式了,趁着他脖子那露出来的一小块皮肤,显得他特别特别的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燕小芙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每次小哥一出来,直播间都拓麻跟中了病毒一样。

哎,你别说,长成这样,怪不得有不少人都以为吴邪在原着里被他掰弯了。

当然弯不弯咱不好说,不过这长相一看就容易欠桃花债啊。

燕小芙的思路突然转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在直播间的群魔乱舞下显得特别安静。

小哥拽着燕小芙的胳膊,朝着吴邪的铺子走过去。

燕小芙刚刚因为冷,所以把手全都缩到了袖子里,现在被小哥连着袖口抓住了胳膊,手也伸不出来,只好在里面继续缩着,最后不知不觉的就在衣袖里蜷成了一个小馒头。

前面的人步子看起来并不快,但是燕小芙很快就跟不上了,据燕小芙自己观察,可能是因为小哥的腿比自己长很多的关系。

那两条笔直笔直的腿就在前面走着,深色的牛仔裤被走路的动作带起了一丝轻微的褶皱。小哥不急不缓,每一步都踩的很实,燕小芙看着那两条腿一前一后的迈着,看着看着就觉得有点晕。

所以她就死命的在后面追,走一段就要小跑几步。

从背后看,这个姿势就跟大班小孩儿屁颠屁颠的被大人牵着走一样。

直播间的观众们一直在那干嚎,都要嚎缺氧了,好像除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之外,连话都不会说了。

燕小芙就跟在小哥身后回到了吴邪的铺子,一推门就看到吴邪坐在一楼的椅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专门来等他们的。三叔就坐在吴邪的旁边,看到两人推门进来笑了一下。

吴邪朝着门口的两人说:“你们是不是早就约好来我这儿了?”

小哥拽着燕小芙来到里面坐下,燕小芙有些心虚,因为她是自己偷跑的,但小哥居然没有深问,只说:“没有。”

三叔笑着对小哥说:“你是今天下午就走,还是歇一晚,明天再走啊?”

小哥看着三叔,脸上没什么表情:“明早就走。”

燕小芙看着地上的的几个多出来的背包,又抬头看了看小哥,她记得上次下海底墓的时候,几人身后就背了个这么大的包。

“去哪啊?”坐在一旁的吴邪插嘴说到。三叔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当然是去下斗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没出息,成天就在地上呆着,小哥在一行可是有名的。”

“这么快?才从墓里出来没几天啊。”吴邪继续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哥,燕小芙也默默地抬头看了小哥一眼,卧槽你不是认真的吧,我这边才消停几天啊。

小哥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三叔。三叔骂完吴邪后就转过头来对小哥笑着说:“那就在这好好歇一晚上,明天再出发。夹喇嘛的的人都已经联系好了。”

夹喇嘛?啥玩意啊?

燕小芙全程一脸懵逼的听着三叔和小哥的对话,吴邪在她旁边也一样,感觉“全世界都知道就tm我不知道。”。

行话其实吴邪和燕小芙都是能听的懂的,现在有这种懵逼感觉,只不过是下斗的这件事两人都被瞒在鼓里。

下斗是个危险的事情,有些斗根本就不能一个人下,比如说有些深山老林里的大斗,一个人绝办不掉。一来太多必要的装备,一个人背不进去,二来好东西太多你一个人也带不出来。

这种古墓一般环境极端险恶,能走运活着打一个来回也不错了,再要两三次的冒着风险进去,恐怕谁都不愿意,所以,一有这种情况,就会有一个人出来牵头,古时候叫“捉斗”,民国时候的行话叫“夹喇嘛”。

这东西就好比现在的包工头,手里有项目,自己找水电工来做,解放初期的考古队也用类似的招数来找能人异士,通常下斗之前,“夹喇嘛”的人都不会暴露身份,以免引起内讧。

小哥像是已经跟三叔商量了很久一样,这会丝毫疑问都没有,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三叔接着问:“那我现在就带你去后面挑挑货?”

燕小芙就看着小哥起了身,跟着三叔去了后头,临走前把燕小芙留在了一楼,跟吴邪大眼瞪小眼。

“挑挑货是什么意思?”半晌,燕小芙拉下了嘴上的衣服,问对面的吴邪。

吴邪回答说:“呃,就是去挑一挑下斗用的东西,像是军铲,登山绳之类的……”

“哦哦哦。”燕小芙连连点头。吴邪看了她半天,忽然间问:“你在斗里的时候去哪了?”

“啊?”燕小芙被问的一愣,吴邪就看着她,那双挺温和的眼睛现在直直的盯着燕小芙。

“……”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的燕小芙沉默了半晌,又默默地把衣服的拉锁拉上了。

吴邪看着燕小芙的动作也是醉醉的,他倒是没继续问下去,而是开始分配起了今天晚上的房间。

“你住你原来的地方,那小哥就睡我那屋,我去沙发上住一宿吧……”

“你就没别的房间了吗?”燕小芙瞬间把拉链拉了下来。吴邪说:“这都多少年的老房子了,就这么大的地方,哪有其他的房间了。”

燕小芙想了想那狭窄的楼梯,不由得点了点头,但是让吴邪睡沙发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刚从墓里上来,回家连个床都睡不上也太可怜了点。

“我去隔壁睡吧,她家老板娘我熟。”燕小芙最后跟吴邪说。

吴邪听了之后指着燕小芙白天逗猫的那个地方:“你说林婶家吗?那倒也行,她也是三叔的人,住那也不用担心她家会害你。”

·

·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单单知道冬天会有狼,但却不知道这狼长得太他娘的帅了……”

“楼上的你别磨叽了,老人早都告诉过你们这小哥长得太帅,第一眼看的时候需要吃几粒救心丸,你们都不听……”

“卧槽我错了!我刚才就这么一抬头看屏幕就看见胭脂身后站着一个人,md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tm都过了一两年了吧,这货怎么长得跟当年一样妖孽……不科学,我甚至怀疑这是什么妖术。”

“我是最开始直播陆小凤的时候就在追,当年我刚毕业,现在工作才两年,都有白头发了,这小哥居然还跟当年长得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

“有多少人因为时光而长残了的,我直播之前甚至想过这小哥要是长残了我就要对胭脂永黑了。”

“楼上加一。”

“小哥是不会变的!就算是过了一百年我小哥依旧长这个样子!!”

“楼上镇定,我们说的不是书里的那个小哥,只是单纯的说这个演员,真的有两年时间模样都不变的人啊。”

“看一眼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胭脂!!我想看小哥啊!咱来个夜袭好不好!!!”

“卧槽,你们一直刷啊啊啊,我拓麻关了一下午弹幕了。”

“完全没准备啊!!我现在急需下楼跑两圈缓一缓!!”

燕小芙躺在床上看着直播间的弹幕,她现在住在隔壁老板娘的家里,穿着自己的那身衣服,一边看弹幕一边想着事情。

小哥跟三叔很有可能在之前就联系好了要去下斗,虽然现在夹喇嘛的人不明,不过光从两人的对话中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是筹划了很久的,可能在下海斗之前就开始准备了。

原着里第二部和第三部之间有长达五个月的空白,第三部中并没有交代小哥的去向,这就说明小哥的行程在这段时间内都是不明的。

不过燕小芙现在可以肯定了,在这段时间里,小哥是去下了一个斗。

这个斗很大,不能一个人单独去下,所以小哥选择了结伴而去,寻找夹喇嘛的人是由三叔完成的,也就是说三叔知道这件事情。

要不是自己现在在这,可能吴邪会永远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燕小芙想了半天,给了自己一巴掌,拓麻这玩意乱套的跟个鸡窝一样,不过也没办法,就算在原着里,盗墓笔记的时间线也一直乱的跟个鸡窝一样。

它以一种太监的方式,毅然决然的烂尾了,你能指望着从一本烂尾的小说中清楚的推断出事情的走向吗?

想不明白,燕小芙干脆翻了个身,打算睡觉,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忽然以那惊人的听力听到隔壁有人在说话:

“姑姑我错了,我不去找她玩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往人家跟前凑,今天下午来的那个可是哑巴张,就是你三叔之前给你讲故事提到的那个。”

“啊?他就是哑巴张?哑巴张原来长那样啊……那她跟哑巴张啥关系啊?”

“小孩别打听那些没用的,好好回你屋睡觉去,别想着总往人家屋里跑,今天下午差点把我吓死了。”

“我知道了,姑姑……姑姑咱家猫毛一直炸着,都一天了,也不吃饭……”

燕小芙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原来……白天的那个小孩是这家店的啊。

她又翻了个身,月光顺着窗户照到了她的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