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总裁追妻路漫漫 第54章 反击_锦云仙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17日

“悠悠,你还是生气了是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看着叶悠的脸色,叶珍珍的眼泪就出来了,眼泪和不要钱一样,哒哒往下掉着,可是心里却开心的不行。

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他,叶悠的冷笑就没下去过,冷眼看着叶珍珍,还有一脸冷漠淡然的贺思弦。

好像看笑话一样的眼神,让贺思弦的心里很不舒服。

周围说话的声音此起彼伏,叶悠的那种眼神,好像是在嘲笑一样,让人很不舒服。

贺思弦紧紧盯着她,眼神好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冷哼一声,叶悠说:“对不起,我好像和你不认识吧叶小姐,您是大明星,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咱们之间没什么关系吧。”

“我...”叶珍珍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看着叶悠,“悠悠你还是生气了对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会生气,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

听着这话,叶悠真的是无语死了。

这叶珍珍还真是没完啊,一般人这么说,不就明白什么意思了么?可这叶珍珍,现在好像是个傻子一样,真不怕别人看笑话?

嘿~有意思了啊。

笑了笑,叶悠说:“这位叶小姐,我想我们之前是真的不熟啊,您这样的,也不怕别人都看您笑话?”

说着还用手微微指了下四周。

“啊?”

叶珍珍一愣,没想到叶悠会这么说,听到这话之后,她还下意识看了一下四周。

心里一下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楞了。

这...这叶悠是什么意思?她反应,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不应该是说这些啊,她不是应该生气么?

叶珍珍是真的懵了,稍微反应了一下,她的眼泪瞬间就落下来。

“我...我不是,我真的是怕你生气,我......”

“好了叶小姐,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再说了,我们之间真没什么好说的好么?您的事儿和我有多少关系?”

叶悠是真的服气了,这叶珍珍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她这演起来是没完了么?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搭她的话,这没完没了的架势,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真的是很烦人了,不想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关系。

果然啊,叶家没什么好东西,就这样的情况,还不分情况的,就在这儿叭叭个没完了。

“悠悠......”

叶珍珍眼泪汪汪,那娇弱的样子,得让多少人都心疼她。

只是这些心疼的人中,可没有叶悠,她一直在把叶珍珍当成笑话来看,只是当时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而已。

长叹了一口气,叶悠一脸无奈,说:“叶小姐,您不用这样的,您这演技都是有目共睹的,再说了,我是什么样的,和您没什么关系好么?咱们之间就保持原本的样子,您是您我是我,咱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您明白?”

“我明白。”叶珍珍装着样子,揉着揉鼻尖,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一边的贺思弦:“思弦,悠悠这么讨厌我,那我们去一边呆着吧,不要让悠悠不高兴了。”

听到她这么说,贺思弦的脸色又阴沉了不少,盯着叶悠的眼神,又多了几分的厌恶。

“没事,不要哭了,你没有说错什么,不要想太多了。”

轻声的安慰着叶珍珍,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打了两下,似乎在给她一种无声的安慰。

感觉到这些的叶珍珍,也抬头看着贺思弦,四目相对,叶珍珍微微点头:“我...我知道了,思弦。”

怯生生说着,手在微微用力,还有一丢丢的颤抖,看起来更显得她像是一个被欺负被误会的人,让人更加觉得她可怜,而叶悠,是哪个让她这么委屈的、十恶不赦的那个人。

看她装的这个样子,叶悠真是有点儿气不过。

叶珍珍这是没完了呢,看样子,不给她点儿厉害瞧瞧,她是觉得自己什么都行了吧!

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叶悠冷哼一声:“叶小姐,您不觉得您现在很没意思么?这是演戏给谁看呢?”

“我......”要走的叶珍珍,听到这话突然顿住脚步。

她有些不太明白叶悠这是什么意思的。

按照她的想法来,现在应该差不多该结束了,可是现在叶悠现在说的,她一时间真没反应过来,一脸诧异看着叶悠,想要弄明白叶悠的意思。

一脸诧异的表情,看起来可真是好笑。

“叶小姐,您真的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不好意思的话,要我说也不是您觉得不好意思,应该是做错事儿的人不好意思才对。正经人家的姑娘,被人这么欺负了,你说这是谁的错呢?”

“你...你什么意思!”

一番话让叶珍珍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在她心里,眼睛盯着叶悠,看着叶悠的表情。

“哼,我什么意思,叶小姐不是很清楚么?”叶悠话语冰冷说着,“我的意思,您心里最清楚,所以也没必要在这儿跟我说什么,有跟我墨迹的时间,您还不如回家,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呢。”

叶珍珍不要脸,那就没必要给她脸面,她有这个时间玩儿这些乱七八糟的,还不如让她知道一下厉害。

“还有,叶小姐管好自己就好了,我不会生气,因为生气也要分人,对有些人的话,生气是不值当的。”

干脆直接说开得了,没什么好说的,叶珍珍这就是自己给自己难堪呢。她想要不痛快,那就满足她呗。

哼......

也让她清楚知道,现在的她可不是以前那么好招惹的,还想着和以前一样,一句话就算计了自己?她还真以为还是以前的样子?

做梦也没这么做的吧,最起码还有点儿变化呀。

呵哟意思了,叶珍珍,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些事儿会让你变成什么样子的。

此时叶珍珍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致,到底是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她的心里已经开始着急,这...这要怎么弄。

看她这样的,叶悠勾着唇角,“我觉得我和您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不用再缠着我了好么?我真没办法和您说什么,您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我...”叶珍珍眼光闪躲,看着一边,手晃着贺思弦的胳膊:“思弦,悠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呢,我,我真的不知道这样,我不想要她生气的。”

声音都颤抖着,恨不得想要所有人都知道,这会儿她是那个被欺负的人。

“叶小姐!你这么说珍珍是不是有些不合适?”贺思弦,眯着眼睛,用危险的眼神看着叶悠。

叶悠的那些话他不明白,但是看着叶悠对叶珍珍的表情,甚至那说话的态度,都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她还是这样?

就算是这么多人在,她还是不会给别人留情面,一点儿机会都没有,这还真的是很厉害啊。

这张嘴还真能说,所有的话现在一说,完全变了个样子。

对于贺思弦来说,叶悠给他的感觉已经很明确,就是一个小肚鸡肠并且毒舌。

她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就不怕别人会伤心?跟何况是她的亲人,就算不是一个父母,可话也不应该这样说。

他的这话,还没等叶悠说什么,一边的宋之言先站不住了。

一下挡在叶悠面前,抬眼看着贺思弦:“舅舅这话您说不太合适。”

“怎么不合适?”

“悠悠什么样的您不了解,您也不应该这样说悠悠,管好自己身边的人,不比什么都强么?这可是您说的啊,舅舅。”

宋之言的眼神话语都那么凌厉,将之前贺思弦说他的那些,直接还了回去。

而贺思弦的脸色,此时也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变得更难看。

“宋之言?”

“舅舅,如果那些话让您不高兴的话,那我给您道歉,不过您那么说悠悠,让悠悠不高兴了,岂不是舅舅也应该对悠悠道个歉?”

自己的人被欺负了,要是不护着,那还能干什么?

他是叶悠的男人,应当好好照顾叶悠,不管欺负叶悠的人是谁,他都不会让别人这么被人欺负。

贺思弦又怎么样?是亲人又能怎么样?

错了就是错了,是不能姑息的,叶悠这么好的一个人,现在已经被多少人误会,恐怕也说不清了吧。

就因为叶珍珍刚刚那番话,以后叶悠的情况,恐怕不会好到哪儿去。不过是礼尚往来还给她,舅舅就开始护短?

难道他以为只有他才会护短么?

一时间气氛僵硬到了一定的地步,周围的人能躲的都躲了,这令人窒息的修罗场,他们实在不想掺和进去。

他们自己家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

倒是刘继贤一直站在旁边,左看看右看看,这四个人的样子,还真是有些意思呢。

原以为宋之言带女伴已经很稀奇,没想到更稀奇的还在后面,这可是一个大八卦呢。

哎,叶家的事儿还真有趣了,不,不仅仅是叶家,还有宋之言和贺思弦之间,这俩人之前不是好的一个人一样么?现在这样的,有意思了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