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银娘_?第十三章?『杀了我』(辰7251)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10日

“而雨,你看那个......”

-

“嗯......我看到了......”

-

两人停在了自己教室前的走廊道上,顿住脚步看着教室起,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的女生。

-

这就是之前被关在门外的女生

-

此时的她,满脸血污,娇俏的面容上是落寞悲伤。

如果没记错,这人貌似也是校花之一。

身上的黑白校服的很凌乱露出大片肌肤。

滑嫩的肩头一到触目惊心的咬痕,甚至隐约能看到里面的白骨,血肉出结成了紫色的茧。

小腹处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半截肠子,就这样吊在外面,简直不堪入目!

-

“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抛弃我......哈哈哈哈”

-

她咧开嘴,狰狞地大笑起来,紫色血管如同藤蔓一样蔓延在她的脸上,将一张俏丽的脸颊扭曲得面目全非。

-

“哈哈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都得死!”

-

她猛地扭头直直的瞪向二人。

-

“快跑!”

-

云独猛地向楼上跑去,而雨立即跟上。

-

但才跑到三楼的一条走廊道上,而雨就突然捂住胸口倒在地上剧烈喘息起来。

-

“可...恶......连这点运动量都坚持不了吗.....”

-

其实也不是运动量过大,只是本就压抑的气氛和惊悚的一系列事件都使得他情绪紧张,心跳一直都很快,这跑上一个楼梯在全力奔跑30米的而雨已然达到了心脏的负荷。

-

即便想不顾胸口传来的刺痛继续奔跑,但实在站不起来了。

-

云独赶紧一把拉起而雨,搀扶着他到一边的墙上,而后一把挡在而雨身前。

-

“我来拖住她!你进去躲一下!”

-

“那怎么行!你怎么办!”

-

“我.....我不知道。”

-

云独看着迎面狂奔而来吊着半根肠子的丧尸美少女,只觉得手在颤抖。

-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

云独一直相信,自己的穿越和那个游戏脱不开关系,为了迎接末世,他一直在锻炼,各种锻炼,挥刀锻炼,俯卧撑仰卧起坐,都有做,虽然这些都是普通锻炼,没有实战经验。导致在食堂那里吃了大亏,即便一拳干翻了一个,但依旧打不过久经实战的乔安。

-

但眼下,生死存亡就在一息之间,冷静,必须要冷静,不要害怕!

-

云独深吸一口浑浊的空气,即便这空气令他很舒服,但还是成功靠这股气压成功压下慌乱的内心。

-

一瞬间他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但这并不坏事。

前台的思考瞬间停止,后台获得主动控制权,排除了所有杂念,一扭身一抬脚,一个酷似跆拳道的模仿版月踢一脚踢出,结实地击中目标后,身体因不平衡受重力影响,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

但这一脚效果显著,高抬题出的一脚结实地踢在了少女的面庞使得她重心失衡,向后仰倒,头发散落,后脑勺与地板发生剧烈冲突,震荡地颅骨剧烈发颤,猛地一仰头一口淤血吐出,神经中枢被强制关机,于是她一侧头,昏了过去。

-

“成功了!我成功了!”

-

前台关闭思考的时间只有仅仅一瞬,再次恢复,便启动了奖励机制,使云独沉浸在了自己完成这帅气的一击的喜悦当中,一瞬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练武奇才,盖世英雄啊!

各种幼稚的想法冲刺脑海,令他想赶紧与周围人分享一下自己成功的一脚。

-

然后他就看到咳嗽出血的而雨。

-

“不好!你有没有带药啊!”

-

而雨摇了摇头。

-

“咳出血的情况下,吃药也没用。”

-

“这政教处门是开的,我扶你进去坐一下。”

-

“嗯。”

-

而雨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

随着云独进入到了政教处。

-

云独关上门,将而雨扶到座椅上,而雨痛苦地咳嗽着。

但云独知道,他不会有事的,毕竟.....他可是主角呀!

-

虽这么想,但他依旧害怕这只是个猜想,毕竟游戏中的主角的头发白得跟雪一样,而而雨的头发却只是鼠灰色。

-

他有点害怕主角论只是一个推测。

-

“而雨,没问题吗?”

-

而雨艰难地止住咳嗽,强撑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道。

-

“没事了.....真的....不用担....心。”

-

两人情绪一度十分紧张,云独冷静下来有些后怕。

-

“而雨我们要一直躲在这吗?”

-

而雨摇头缓下了情绪,即便心跳依旧有些急促。

-

“我不能抛下诺诺。至少我想待在一个能看到她的地方确保她的安全。”

-

“可是而雨,我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刚才踢晕一个是运气好,如果来三个两个我们根本无力招架。”

-

而雨苦笑摇了摇头站起身准备向门外走去。

-

“歇息的差不多了,我们得在那家伙醒来之前离开....”

-

“等一下!”

-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

两人回头望去,只见在敞开的窗户前,那张背对着他们的老板椅缓缓转了过来。

-

两人看清此人样貌时顿时就一惊。

-

“校长....你这是感染了?”

-

伟副坐在靠椅上,双眼紧闭,脸色十分痛苦,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双手紧紧地握着扶手。

-

令人咋舌的是他脸颊上的紫色条纹,他就像藤蔓一样蔓延在男人坚毅的面容上显得十分狰狞。

令两人害怕地退后了一步。

-

“而雨是吧,别急着走.....帮我个忙。”

-

“什么忙?”

-

“在你对面的那张桌子的最下边的抽屉旁边有一个保险柜,你打开它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

“校长,是黑色带金框的那个吗?”

-

“是的,保险柜的密码是2403。”

-

“哦,开了这是.....枪!而且有两把!”

-

而雨从保险柜中拿出了一支中国QSG92式手枪,冰冷漆黑的枪身,最符合手枪结构的造型,手柄上是一个红星的图标说明是国产的。

而雨下意识地按住弹匣塞,取出了弹匣,当看到弹匣口上整齐排列的一排泛着金属光泽的子弹时,而雨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真枪!

-

“校长!为什么你的保险柜里会有枪!”

-

“哈哈....是啊,本来我也觉得我永远都不会用到这个东西,不过现在看来用得上了.....”

-

“什么意思!莫非校长你......”

-

“哈哈,这两把枪一把是我以前用,另一把则是我兄长临死前用的,里面的两个军牌就是我和我兄长的军牌,我本打算永远的收藏着,每当摸起这把92式手枪我就会想起以前的枪林弹雨,每当摸起军牌就会想起以前和兄长一起并肩作战,在鬼门关反复横跳时的惊心画面。”

-

“现在,拿起枪....朝着我的脑袋,扣下扳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