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边上种百草 379章 再见梦神机_叶善司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08日

飞蝶将这话听成了诀别的安慰,她伤感的低头再没说什么,只想着估摸等杜若被诸位长老诬陷以后,她的末日也不远了。

这一趟佛典不动塔的代价,可真不小。

飞蝶向出口走去,心中则开始算计到底去哪儿才能躲过那帮手段通天的存在……她万万没想到,她离开之后只不过一年时间,杜若的名字就传遍了花鬼界,却不是传她造了什么孽……

这又是后话了。

杜若和飞蝶一拍两散后就开始在附近搜寻战离和温照的线索,摘星猿给她教了一个控制禁锢环的法诀,可那玩意儿会伤到温照,只是用在她发狂的时候,杜若虽然是一个后妈,但也狠不下这个心。

于是只好花时间去找。

这塔被那十五位长老自产自销的归在五族之人手里,因而附近安营扎寨的也都是五族之人,杜若一路问下来,没问到战离的线索,反倒引了一身的怀疑种子。

五族中人不乏生面孔,可大家身上一般都会有种族纹印,杜若打听男人和娃也就算了,一被问身份就尴尬退开。有几个疑心重的,悄悄跟在了杜若后头。

杜若倒是想拍着自己胸部说自己是梦音族的,可那个该死的梦神机却将顶顶重要的报备身份这件事给忘了!

杜若拐过山头,心中怒火燃起,在山后将身后跟过来的个尾巴打了个鼻青脸肿。

消了气儿,她换了面具继续去打听,虽然没问到战离的消息,倒是发现这附近关于五族的一些旁的事,想到当初失散的丹华、胡古、向阎他们,她绕着大圈决定去找梦音族的人。

“阿嚏!”此时闲闲躺在飞舟里的梦神机,被杜若惦记的打了个喷嚏。

“祖宗,是他们凉风开的太大了吗?”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从旁侧想起,梦神机无聊的挥了挥手。

“没事,鼻子突然痒了下而已,你别去找那些低阶种族的麻烦……对了,小酒。”

“祖宗您说。”一个长得乖巧十足的小男娃从黑暗里出来。

“我回来这么久,倒是忘了一件事,虽然也许用不上……”

“祖宗您就放心说,小酒都能给您安排。”老祖宗从银牢地狱里都能活着爬出来,如今还掌着梦音族分裂一脉的主族之位,能有什么办不了的事?

“种族的花谱通图你带着没?我要填个花谱进去。”

“……”原来是这么件小事,站着的小酒还以为祖宗终于要去打仗了,提心吊胆了半晌,他想想回道,“我这里没有,不过咱们飞舟上的长老们手里应当有备用的,您稍等。”

小酒去得快,回来的也快,手中果然带了一部瓷制的书卷,正是花鬼族的花谱通图。

梦神机懒懒喂了颗果子,才施施然接过。

“真是由俭入奢易,这才几日过去,我居然忘了好多事。”梦神机站起来,想着当初见过的业小花模样,开始在花谱通图上描样子。

只是花样子描完还没等上色,通图瓷卷上就哗啦啦往后翻去。

“……嗯?”梦神机先是一懵,然后大惊失色。

花谱通图一路往后,直翻到了一个认不出来的村籍,然后冒出了一个让她万分熟悉的样子。

可不正是业小花的样子!

下头还有一句话,“牧右,华元村低阶花魂族,可驭五类花兽,捕于花葬海域。”

“啪!”梦神机手上的花谱通图痛快的摔到了地上,而梦神机自己则火烧屁股一样站了起来。

“小酒!”她大喊一声。

“祖……祖宗咋的了?”

“去帮我查这个牧右!快!”她顿了顿脚就要飞出飞舟,小酒刚想拦她,却见她自己坐回了椅子上,还一边念叨。

“不能去,去了她要打死我的……”她似是想到什么后果,再长椅上烦躁的扭了半天,最后干脆将被子兜头闷着。

“小酒!”被子下的声音闷闷传出。

“唉,祖宗您说。”

“把我刚才画的花谱,添到咱们这一族里……”

“好嘞。”小酒上前小心翼翼的捡起花谱通图,又问一句,“祖宗,那这等阶……”

“……能写多高写多高!名字也改一改,叫……叫杜右吧。”被子下许久才传出这一声。

小酒被这么高的吩咐吓到,看一眼花圃的具体样子,没甚奇怪啊。

他再往下看,看到上面写的牧右,和她的来头,顿时了然。

他啪啪给这位‘牧右’改名杜右,又安了个代职长老位,然后匆匆出去打探消息了。

祖宗不愧是祖宗,随便找一个人,都是这样大的来头!他走到飞舟负责传递消息的房间,将消息吩咐下去。

只片刻之后,他就拿着一封信笺回到了梦神机身旁。

“……祖宗,消息不算难,已经打听的差不多了。”

“……这么快?”快,说明杜若闹出的动静不小,床上的梦神机又扭了两下,终于认命探出脑袋拆信。

……从华藏海里走出的阴魂……被送到金海城叶家……参加五海拍卖会?

梦神机看到这里,扭头问小酒,“五海拍卖会没给咱们送请帖吗?”

小酒诧异,“送了的。”不是被您给烧了?说姓叶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梦神机挠了挠头,越发烦躁的看下去。

参加斗石大会?并列第一?被叶无风暗自搜寻,疑似偷了叶府重宝?

信到这里戛然而止,梦神机被这奇异的剧情搞的乱了心思,想不通杜若再之后会去哪儿……

“佛典不动塔……对!小酒,你快去周围打听打听,有没有一个女的,带着五个花兽……不对,一个头顶包布的,长相平平的女子在附近出没过,多半是抱着个孩子……”

她蹙着眉头,比划了下杜北的长度。

小酒飞快的又下去了,这一打听,长相平平的女子这段时间还真有一个,也只有这一个,只是她没抱着孩子,反而说不清来历的在打听一个男人和女娃。

“女娃?男人?在哪儿?”梦神机听到这消息觉得可能不是,可她也想不出旁的可能,干脆决定亲自出去看看。

祖宗的样子不能轻易见人,小酒见她很好说话的蒙头蒙脸,松了一口气跟着主子下了飞舟。走的时候还带上了四个护卫用的长老,一行浩浩荡荡六个,正经碰到杜若绕过山丘拐出来。

梦神机兜头围脸,杜若也是带着面具,可二人彼此走进之后却还是停了一瞬。

杜若头顶的业小花朝杜若嘀咕一句,杜若取出了自己的万针鞭。

“好你个梦梦,耍我玩呢啊!”这阵仗,竟是要动手!后头四位长老绷紧身子就要先动手,梦神机却没皮没脸的上去抱住了那面目平平的女子的大腿。

“若若!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行,只求你原谅我!我以为你没走成功,又回去了!若若……”

这声音,荡气回肠,这模样,要多心酸有多心酸,却是长老们和小酒从未见过的模样。

几人剑拔弩张的模样僵在原地,对面则上演着一出认亲大戏。

小酒晃了晃神,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祖辈里的旁人,他认真的回忆祖上有没有旁的叫‘牧右’的,或者叫什么若的……还真被他搜罗出一两个相似的……可那都是男的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