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在她们的世界里 第243章 只是想要离你远些(完)_啊唷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31日

“什么……意思?”

陈轻怔怔地看着他,只觉得喉间有些干涩。

“你为什么说……”

“你不知道吗?”

席乔眼眸紧紧地盯着她。

他说。

“你从来都是这样,以为的就不会去管别人怎么想。”

“呵。”

“所以。”

“你连最后一眼都不愿见我,你想着,只要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对吗。”

他的话终于让陈轻表情骤变。

她猛地向后退一步,然后摇头看他。

“你,也是……”

席乔仍是静静地注视着她,只是在她问出这话时,眼眸里多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然后她咬紧牙,这会儿,心底一直绷着的弦终于断开了。

她看着席乔,眼里瞬间萦绕雾气。

“你以为,我是自己跳下去的?”

“你也觉得,我想以死逃避一切?”

“你认为,我连最后一眼都不愿见你?”

她想起最后那一刻,他打过来的电话,她明明是想接的,却在还没碰到手机时就被那个男人撞开。

他原本是跪在地上求她不要离婚的。

但他的面孔却在席乔电话打来的那一瞬间,变得扭曲而狰狞。

他尖叫着把她的手机摔在地上,一遍遍用力踩,她想上前去夺下来,却被他一脚踹开。

他在此前,和她几年的婚姻里,从没有对她动过手,但那一次,他却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掐着她的脖子,声音尖利而又刺耳。

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喜欢席乔,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他,你从来都没有放下过他。”

“可是怎么办呢,你嫁给我了,你跟他永远都不可能了,不管他是不是心里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跟他在一起。”

“我不会离婚的,不会放你离开,我这辈子都要把你锁在身边,我要让你永远都不能跟他在一起,这是他欠我的,你要替他还。”

那时候陈轻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后来她懂了。

当初他那么疯狂热烈地追求她时,她还以为他是真心喜欢他。

但其实,他从来都没喜欢过她,也不可能喜欢她。

因为他不喜欢女人,他喜欢的一直都是男人。

他喜欢席乔。

从第一眼见到席乔的时候就喜欢他。

而那个时候,陈轻已经跟在席乔身边很久了。

陈轻和席乔,像是被绑在了一起的,好像缺了谁都不可以,而别人也不能融入。

甚至在陈轻之前,席乔身边没有任何多余的位置留给别人,不管是男是女。

所以,所有人都认为,陈轻一定会和席乔在一起,他们的父母,朋友,还有陈轻自己。

然而,别人不知道,陈轻也不知道,席乔他,其实心底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她喜欢他,无需言明,无人不知。

但他喜欢她,却隐于心低,从不言明。

于是她患得患失,他却还懵然不知。

那个男人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席乔。

只是被席乔拒绝了。

但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缠着席乔,甚至会时不时地对他发一些露骨的信息和邀请。

席乔他的印象从最开始的不喜到后来的厌恶,直到意识到他把目标转向陈轻时已经晚了。

陈轻为什么会答应他的求婚,没人知道。

不管她说什么累了,想放手了,对席乔死心了。

席乔从来都没信过。

直到在陈轻结婚的当晚,那个男人给他发了一小段视频。

视频里,陈轻似乎是喝醉了,衣衫不整地抱着男人哭,一边哭一边叫他的名字。

她叫一声席乔,那个男人就应她一句,然后,她就昏睡了过去。

后面的,他没能再看到。

那个男人想表明的已经很清楚。

他把视频删了。

再后来,他把那个男人叫出来,把他打了个半死。

然而这些,陈轻都是不知道的。

在两家人一起聚会的时候,席乔把陈轻堵在厕所。

他抽了半包烟,头发凌乱,双眼布满血丝。

他哑着嗓子问她,可不可以离婚,离开那个男人。

陈轻没有问他为什么。

她问他:“离了,你要娶我吗?”

他微张着嘴,却没回答,她最后笑了笑,然后扭头离开。

要说什么。

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他永远都不会对她说娶她,她这样想明白了,也就释然了。

……

陈轻在被男人掐着脖子的时候,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下来了,她想她不是在难过,也不是在后悔,她只是觉得疼得厉害。

长这么大,还从没被人这样打过。

她可能真的是欠虐吧。

她的手机摔烂了,电话也断了。

男人的咒骂声还没有断。

他骂她恶心,骂她是贱女人,他说他恨她,恨所有女人。

因为席乔不喜欢他,因为席乔不喜欢男人。

他得不到席乔,也不能让她得到,所以他要把她禁锢在身边,他要让席乔生不如死,他要让她陪她一起痛苦,因为席乔喜欢她。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永远不会骗人。

这一点,从他第一次见到陈轻时,在席乔看她的眼神中就明白了。

只是能明白的永远都是旁观者,他能看的明白,陈轻却看不明白,当然最终还是要怪席乔,他太过沉默,固执和矜持让他永远都不可能先开口。

也许是陈轻的默默守候让他有恃无恐,所以他一直都在等。

但他已经没机会了。

男人已经疯狂。

他用尽一切手段,阻断陈轻和席乔的水到渠成。

陈轻不喜欢他,甚至很排斥他。

他早就知道,可这又怎么样。

她那么孤傲,已经被他扯下了所有的清高,还怎么再安然无恙地和席乔在一起。

所以他成功了。

即是卑微,也是卑劣的。

而他的真实面目,纵是席乔知道,他也相信,他不会告诉陈轻。

事实也的确如此。

到最后,他喜欢男人,甚至喜欢席乔,都是陈轻自己发现的。

不过这个时候,对她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

……

陈轻力道敌不过他,但她还是奋力抵抗了。

她抓起已经坏掉的手机砸向他,用尽了全力,他的眼角被砸到,当然随之而来的是他更凶狠的踢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门铃响。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席乔的声音。

他从没用过那样紧张的声音叫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再然后,她就从那扇落地窗前跌落下去。

最后一眼,是男人充满惊愕,慌乱,以及带着一丝快意的眼神。

而后,她死了,从高空坠落后,在花一般的年纪重生。

她庆幸不用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躯体,不用看到被人围观的死状。

——

再回神,她已经被人抱在怀里。

少年的身体温暖极了,虽然和成年男子相比还很单薄,但却意外地让人很是安心。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陈轻这样想着也这么问了。

“为什么呢,席乔?”

“那个时候……”

“你来了,对不对。”

几乎是笃定,而不是问句。

像是证实了什么,她忽而弯唇。

“原来那个时候,我没有听错。”

她的声音轻快了许多:“我没有听错,席乔,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叫了好多遍,你很紧张,因为你担心我。”

然后,她抬起头看他。

他的眸光幽暗,仿佛深不见底。

“陈轻。”

他呼出的温热打在她的面上,然后低头,额头贴着她的额头。

“我去的晚了。”

他说话的声音就在耳旁,让她的颤抖都平复下来。

他声音低哑地说着话,语气那样轻。

“看到你时,你已经躺在那里。”

“你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流了好多,好多,好多血……”

“我想叫你,想让你回我一句,想问你为什么,可你好像听不到了。”

他的声音带着颤音,似乎,又瞧见了当时的场景。

然后抱着她的手臂又收紧了许多。

陈轻觉得自己被他箍的有些喘不过气,但她却没有挣扎,就这样任他抱着。

“我想,我好像一直都晚一步。”

“晚你一步喜欢,晚一步告白,甚至晚你一步……”

陈轻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什么,她只知道,她的身子一直在抖个不停。

她听到自己问他。

“你也跳下来了是不是。”

他没回她,他只是笑了笑。

“我怎么能再让你一个人离开。”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怎么可以,什么都还没告诉你……就被你抛弃了。”

陈轻喉头微动,然后缓缓伸出手,半响,环住了他。

“你要……告诉我什么。”

席乔却笑。

“你想知道?”

她默默地点头,下巴抵在他胸口。

“我想告诉你。”

“如果,时光再重新来一次。”

“这一次,换我来喜欢你。”

——

我想告诉你,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放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