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沐馨 第26章_夜曦Winnie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23日

林如海他们早就给京城林府当初留下的人传了信,让他们提前整理一下院子,这次他们怎么着也会在京城待一个多月。虽然那些房间经常打扫,但毕竟已经三年不住人了,这人整理的时候进进出出的,也能给院子添点人气。

他们这次上京也是走的水路,毕竟水路比之陆路更加方便快捷。弃舟登岸时,福伯已经在那候着了。他之前因为年纪大了,留在了京城,没跟去扬州。

福伯见到三人有些激动,毕竟他伺候了林府主子一辈子,三人都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三年不见,总是挂心的,“老奴见过老爷、姑娘、大少爷,恭迎老爷、姑娘、大少爷回京。”

林如海立刻上前一步,拉住福伯的胳膊阻止他行礼,“福伯近来身子可好?”

“托老爷、夫人、姑娘和少爷们的福,老奴这把身子骨还算硬朗。”

寒暄了一会儿,一行人就要回府。

这时,只见一人走上前来,“奴才贾聪拜见姑爷,拜见表姑娘,拜见表少爷。”

原来是荣国府听说林如海回京后,也派遣了管家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马车在那等着。

“起吧,老祖宗身子可好?”

“老祖宗身子好着呢,只是,久不见表姑娘和表少爷,她老人家想得紧,打发了奴才来候着,想请二位去荣国府小住几日。”

黛玉一听这话,心中对荣国府的评价又下了两分,哪有家中长辈同行,却要去住别家的道理。

林如海虽觉不妥想要拒绝,却也想看看子女如何处理,“玉儿,瑾儿,你们怎么想的?”

“父亲,贾管家,外祖母相邀本不该推辞,只是父亲和瑾儿来京是有正事要办,瑾儿怕是不能去荣国府小住了。而且此行只我们三人回来,若我去荣国府小住,府里也没个照顾父亲和瑾儿的人,这我也放心不下。劳烦贾管家代我向外祖母、舅舅、舅母他们告声罪,改日再登门拜访。”

“姐姐所言甚是,劳贾管家代传,外祖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此行来京不过待月余,且我和父亲还有要事,怕是要辜负外祖母一番好意了,只改日一定登门请罪。”

“麻烦贾管家走这一遭了。”

“不敢,奴才一定把话带到。”

打发了贾聪,一行人才上了林府的马车回去了。

刚回府,皇上身边的大总管魏公公就来了,“见过林大人。”

林如海避身只受了他半礼,“魏总管快请起,怎地劳烦你亲自过来了?”

“皇上口谕,请林大人尽快入宫。”魏公公见林如海不受他全礼,言谈称呼也是多有尊重,内心熨帖,再加上以前他还不是总管时,两人就有些交情,更别说林如海还简在帝心,又开口提了几句,“皇上近日因江南水患一事有些伤神,心情不佳。不过林大人倒也无需担心,往日里皇上每次收到您的折子,可都是龙颜大悦,这次入宫,皇上八成是多有赏赐。”

“多谢魏总管,那就借你吉言了。魏总管先入内吃口茶,稍等片刻,我换身衣服就随你入宫。”

林如海简单梳洗过后,换上官服入宫去了。走时就交代过,晚饭不必等他,黛玉和林瑾玉先吃就好。

林如海直到宫门下钥前才出宫,回府时已经入夜。

第二天,林如海前脚刚下朝回府,后脚皇帝的赏赐就到了。官职虽未变动,得到的物质奖励却异常丰厚。

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都有人上门拜访,林如海也带着林瑾玉拜访了几家。

到了沐休,林如海才有时间带着黛玉他们前去荣国府。因为之前递了拜帖,荣国府今日正门大开,贾赦、贾政和贾琏也早在正门处等着了。

黛玉和林瑾玉向舅舅、表哥一一见了礼,林瑾玉跟随林如海同贾赦、贾政、贾琏一起去了前院,黛玉与他们分开,坐上轿子去了后院拜访贾母等人。

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黛玉来了,便忙都笑迎上来,说:“刚才老太太还念呢,可巧就来了。”于是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一面听得人回话:“表姑娘到了。”

看来有没有父母,父亲有没有前途,对她而言可是意义非凡呀。

幼时黛玉只来过荣国府一两次,但那时她也还不适应真正的封建社会的这种枯燥的生活,不适应对于女性的那种束缚,尽管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孩子,又因为身体原因,对一切都不上心,所以当初荣国府对她的称呼早就忘记了。

但是前世当她十岁独自上京客居荣国府时,众人可都称呼她“林姑娘”,而不是更为亲近的“表姑娘”。

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是她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她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还有要哭出来的趋势。

黛玉一时有些尴尬,她对贾母还真是没什么感情。不过好在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做戏还是会的,很快就调整过来,演了好一出祖孙相认的大戏。

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才拜见了外祖母。

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当初你过府时尚年幼,可能不记得了。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这个你可能没见过,这是你琏二哥的媳妇琏二嫂子,年前刚成亲。”黛玉一一见过。

另还有三个和黛玉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在一旁,“这是你迎春姐姐,探春姐姐,惜春妹妹。”黛玉又见了礼,互相厮认过,得知迎春比她大两岁,探春比她大一岁,惜春与她同岁,只是小几个月。

众人方落座,只见一个奶嬷嬷并两个丫鬟,簇拥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来了,“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儿子兰侄儿。”

黛玉见他可爱,年龄也与双胞胎兄弟相仿,送与他见面礼后又逗弄了一会儿。

“在前边可与你两位舅舅和琏二哥见过了?”

“见过了。”

“你还有个宝二哥,只比你大一岁,不知你可有印象没有,今日你怕是见不到了,那混世魔王被他爹扔学里去了。”

黛玉当然知道贾母说的就是那衔玉而生,备受宠爱的贾宝玉,但她对他还真没什么印象。别说以宝玉在贾母心中的受宠程度,就是按她的礼仪教养,这话也不能这么说,遂避重就轻的说:“以后机会多着呢,也不差这次了。”

丫鬟们斟上茶来,众人又互话家常。

过了一会儿,贾琏带着林瑾玉从前院过来,众人又是一番见礼。

午饭是在荣国府用的,用过午饭后他们就回了府。

接下来直到回扬州前,林如海一直带着林瑾玉忙。黛玉除了打理二人的衣食起居,也接了几个邀约,赴了几次筵席,倒是在京城的贵妇名媛圈子里有个不错的名声。林瑾玉跟着林如海也得了个“颖悟绝伦”的评价。

黛玉也寻了一天去了西山寿安寺见普觉,她没想到普觉院内竟不止他一人,而他也正与人对弈。

黛玉推门入院时,院内的两人就看到他了,黛玉本打算退出来,但又显得太过刻意,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见过大师,不知大师有客来访,小女子冒昧打扰了。”

普觉见黛玉自称“小女子”就知她不想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却不知眼前之人对她却是知之甚详,“女施主无须多礼。”

“既然大师有客,那小女子就告辞了。”

“后山桃花开了,女施主可去看看。”

黛玉心中一喜,也不知是不是受黄蓉时候的影响,她不爱牡丹的富贵,不爱莲的高洁,不爱菊的淡雅,不爱梅的傲雪,却唯爱桃花的娇艳。西山寿安寺的桃林可是一景,“多谢大师。”

自始至终,直到黛玉离开,她都未看旁边之人一眼,那人也未发一言。

普觉下了一子,问道:“殿下怎么看?”

“为时尚早。”说着,也下了一子。只是虽如此说着,他却想起黛玉的模样。

五官玲珑精美,面似桃花,明眸皓齿,皮肤细腻如雪,冰肌玉骨,软语娇音,朱唇不点而红,黛眉不画而翠。一身淡粉色的长裙,袖口及下摆处绣着几枝桃花,说不出的女儿娇俏。虽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却已能窥见将来是何等的倾城绝色。

黛玉却不知两人对话,也不知那第二人是谁,就算知道也不在意,毕竟当年她该做的已经做了,再进一步相交却是万万不能了。

来到桃林,黛玉一时技痒,却有些可惜没带玉箫来,黄药师送她的紫玉箫虽在空间中,却不能拿出来。

黛玉感觉在桃林中没呆一会儿,就有小沙弥来请她去见普觉。黛玉到时,那人已经走了,她与普觉交谈了一会儿。普觉也提到年后他要外出游历,接下来几年可能都不在京城了,不过他大概会途经扬州。黛玉表示若到了扬州她还在的话,那她一定要尽地主之谊。

她留下来吃了顿素斋就回府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