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人造世界之寄魂者 第三百九十二章 规则?_木刀旅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15日

姬友与玉玢儿同时不在的消息让向逸天与洛翊有些意外,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伴随着阵阵的打斗之声忽然从楼下传来,向逸天与洛翊同时一愣,接着二人告别董医师,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请正在交战的二位即刻住手,这里可不是你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否则就别怪我们强行介入了。”一道冰冷不参杂任何感情的声音蓦然响起,只不过在这道声音响起之后,之前的打斗之声仍然没有停止。

在楼梯拐角的地方,下方的一切完全收入二人的眼底,与此同时,在楼梯口守着的那二人也同时注意到了洛翊与向逸天。

此时正在交手的并不是之前洛翊与向逸天看见的那几人,确切的说,那几人此时也快要来到楼梯这边了,而且此时那几人也同样在向着那打斗之处看去,即便是被他们身旁的守卫催促着,几人仍然是一步几回头。

与此同时楼梯口的那两个守卫同时皱起了眉头:“二位这是准备公然违抗之前我们所说的话吗?”

此时向逸天的目光已经完全被远处那打斗之处的几道身影吸引住了,因此,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守卫在说着什么,不过洛翊却是微微一笑,说道:“二位大哥,我们真不是有心想违抗你们的规则,只不过我们俩有急事必须要马上见我们的师父一面,听我们队的医师说,之前她被你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叫走了,所以我们俩是希望二位大哥能够找人帮我们通知我们的那位师父一声,不知可以吗?当然,若是你们能够允许我们二人亲自前去寻她就更好了。”

“若真是我们这方的工作人员叫走了她,那么她会很快就回来的,所以你们还是安心的回宿舍等着吧。”那人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道。

洛翊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可以等我们肯定是不会明知这里有你们二位的看守还再来闯。”一边说着,洛翊一边指了指此时仍然全神贯注看着远方打斗之处的向逸天,继续说道:“我身旁的这个人,他的体质很特殊,若是中了某些蛇毒便会逐渐入魔,最后完全丧失理智,而我们的那位师父正好有着一种可以克制他的这种体质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才必须马上找到她,我想二位大哥应该比我更清楚入魔后的一些后果吧。”

那人皱了皱眉:“虽然我不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但是我们江寒国也不是蛮不讲理的国家,所以我会派人跟着你俩一同前去,若是到时候只要发现你刚才所说的但凡有一点虚假,那么,我们会立杀无赦以儆效尤,不知这个后果你们愿意接受吗?”

洛翊点了点头:“没问题。”

此时的向逸天仍然看着远方,之所以到现在为止他的全副心神都在那打斗之处,是因为那里的人竟然全都是他认识的。

打斗的双方赫然便是月之痕与令狐小霜,虽然向逸天知道他们二人之间仇深似海,但是从比赛场地一直到这里,二人竟然是一直在交手吗?看现在二人的架势,二人仍然是一副势均力敌的模样,在二人身旁,花亦邪与花香雪二人竟然也在,不过想到之前每次在令狐小霜的身旁都能够看见花亦邪的身影,这倒是并不让向逸天觉得奇怪,想来花亦邪应该也是后来才与令狐小霜碰头的,所以之前令狐小霜将向逸天拦住之时,向逸天并没有见到花亦邪,否则,即便是后来月之痕出现,向逸天也绝没有从令狐小霜与花亦邪他们几人联手之下脱身的可能。让向逸天意外的是,在这几人身后竟然还跟着子木以及林琛二人,这又是什么情况?

此时在几人身旁已经围着不下十位守卫,在之前那句警告之声后,见着令狐小霜二人并没有停手的打算,便有守卫打算强行将二人拿下,这时,花亦邪却开口了:“各位动手之前最好先考虑清楚,花某受某人的托付,不能够让那位姑娘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但凡有任何不妥,就别怪花某不客气了。”

或许由于花亦邪的威慑力,在花亦邪这句话之后,那些守卫竟然全都不敢有进一步的行动,只得停留在原地将几人围起来。

花亦邪几人不敢惹,这些守卫便将目光放到了随后的子木与林琛二人身上,为了不让这二人也掺和到花亦邪他们中来,其中一个守卫便非常客气的让二人尽快返回宿舍。

子木冷哼一声:“怎么,你们是觉得他们不好惹我就好欺负了?若要让我返回宿舍,那就一视同仁;否则,你们也别管我。”

林琛则是皱了皱眉:“我倒不知道这里竟然还会强行限制行动的自由,现在我要去哪不是应该我自己决定的吗?还是说这里有什么是不能够让我们看到的?”

显然,此时子木与林琛二人心情都不怎么好。

“若是几位仍然执迷不悟,就别怪老夫以大欺小亲自出手了。”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那一圈守卫之后,听声音正是之前发声警告的那人。

那人出现之时的威压向逸天即便隔了那么远也能够感受得到,单从这威压上,向逸天也能够肯定,这突然出现的人的实力绝对比之前他所遇到的邓鑫还要高上一筹!

此时花亦邪与花香雪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令狐小霜与月之痕的战斗也仍然在进行着,子木与林琛二人则是微微皱了皱眉,然而谁也没有开口。

“好!很好!”那人忽然笑着说道,然而话中却尽是寒意,显然那人是准备动手了。

那人这句话之后,周围的守卫全都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场上的气氛一时紧张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向逸天感觉到有人碰了碰他的手臂,接着洛翊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向小鬼,我们走吧。”

向逸天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来,却见洛翊指了指楼梯下方,那里竟不知甚么时候多了两个人,那两人仍然是全副武装,此时那两人正一脸戒备的看着洛翊与向逸天二人。

之前洛翊的话向逸天也大概听到了,因此知道这多出来的两人正是前来带着他们前去寻找玉玢儿的。

向逸天一边跟着洛翊向下走去,一边将目光再度投到了远处那剑拔弩张的地方。

此时,刚才开口的那个人并没有出手,倒不是那人不敢出手,而是又有一人从那被重重围起来的传送法阵的地方走了出来,那人向逸天再熟悉不过了,竟是之前在比赛之地也见过一面的江梦潇!

江梦潇一出来,那些守卫便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所有的守卫包括那个出言准备出手的人都同时对着江梦潇微微颔首:“城主!”

江梦潇微微点了点头,她一出来便注意到了场上不同寻常的紧张之处,因此就近向着最靠近的那个守卫大略了解了一下情况。

很快江梦潇便点了点头,接着她冲着之前出言准备出手的那人拱了拱手,颇为客气的说道:“林老,这里就暂时让我来处理吧。”

林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仍然以一副不善的表情看着场上的月之痕几人。

江梦潇接着冲着花亦邪以及子木、林琛三人拱了拱手:“各位,我们江寒国此举并不是为了限制各位的行动,主要是考虑到为了让之前比赛中的伤者能够第一时间不受打扰的得到医治,因此才会建议各位最好回到住宿区,当然我们的这种做法当初确实有些地方没有考虑周全,各位若是不愿意回住宿区,也可以选择去这外面的寒城各处逛逛,只要各位不在这附近区域无故停留,我保证我们这边的人绝对不会为难各位的,如何?”

听到江梦潇这句话,子木与林琛二人都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花亦邪与花香雪二人则仍然是一副悠闲的模样,既没有点头也没有出言反对。

江梦潇接着冲着花亦邪说道:“花公子,接下来我会尝试着分开令狐姑娘和那位月公子,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到他们的。”

话音刚落,江梦潇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下一瞬她便出现在了月之痕与令狐小霜之间,她向着二人各自伸出一只手掌,将二人的攻击接下,接着微一用力,之前还纠缠在一起的月之痕与令狐小霜的身形便分了开来。

江梦潇收回双掌,用手抚了抚胸口,她的面色一瞬间有些苍白,下一瞬,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显然,将令狐小霜二人分开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城主!”一时之间所有的守卫都一脸关切的靠了过来。

江梦潇摆了摆手,制止住了守卫的动作,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令狐小霜与月之痕说道:“不管二位有什么恩怨,希望各位能够顾忌一下此时的场合,在这里之外,无论你们二位怎样动手,我们江寒国都绝对不会干涉分毫,但是还请二位在这里能够克制,在这栋建筑之中,所有参加比赛的人,我们江寒国都有义务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不受威胁,所以二位若是执意继续在这里动手的话,我们江寒国的势力也绝对会插手进来的。”

“小霜妹子,我们走吧。”就在这时,花亦邪却突然开口淡淡的说道。

令狐小霜却是瞪了江梦潇一眼:“你就是寒城所谓的城主吧?我并不是寒城的人,也不是江寒国的人,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来管我做事。另外,我并不认为我的行为影响到了你们分毫,你看到我伤了你们江寒国一兵一卒吗?还是说你亲眼看到我杀了其它参加比赛的人?而且,不要把你们说得有多高尚,你们比赛中制定的那些什么破规则已经暴露出了你们的真正目的。按照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在这里只有你们江寒国有动手的资格,其它的人只能够毫无怨言的看着你们屠杀?哼!真是可笑!”

听到这话,江梦潇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接着她勉强一笑,说道:“看来令狐姑娘对这次比赛的规则似乎颇有异议,只不过这次的比赛规则并不是我们国家自行制定的,在这之前,可是各国的代表共同协商之后才最终制定出了这次的规则,更何况一开始我们便已经言明了本次比赛的危险程度,也允许在比赛开始前让不愿意参加的人离去。既然这里各位都是前来参加比赛的,自然就应该遵从比赛的规则,我们作为此次比赛的举办方,也有义务维持比赛场地的正常秩序,我之前也说过了,出了这栋大楼,你们怎么行动都与我们无关,但是在这里,还请你们遵守规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