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与偏见之简·贝内特小姐的囧人生 第19章 Chapter19_沧海暮夜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20日

“所以贝内特小姐同伊丽莎白小姐一样,对我抱有同样的认知了。”达西先生冷声陈述道。

简岚看着达西先生,突然间特别能理解达西先生此刻那种不被爱慕的小姐信任的憋屈心理。

她还记得原着中达西先生向伊丽莎白小姐求婚(求虐?)的那一幕,伊丽莎白不仅仅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还说了大概这样一段话:

“我很早就厌恶你,对你有了成见。几个月以前听了威科姆先生说的那些话,我就明白了你的品格。这件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看你再怎样来替你自己辩护,把这件事也异想天开地说是为了维护朋友?你又将怎么样来颠倒是非,欺世盗名?”

莉奇不该叫莉奇,她该叫犀利啊!那一句一句的,把达西先生的小心肝儿戳的跟筛子似地。

最后达西先生憋了半天,也不过憋出一句:“你对那位先生的事情倒是关心的很!”

虽然简•奥斯汀没有像简岚那些狗血言情写什么他的心痛的缩成了一团之类的话,但是那酸味呦~简直就像法国某个Chateau那年酸了的一批酒一样……

最后这位年收入一万英镑的富豪中的富豪还苦逼的写了一封信给自己辩白,其憋屈程度可想而知。

伊丽莎白威武啊。

说着,简岚抬头瞄了眼苦大仇深的达西先生,在心里摇了摇头。

伊丽莎白,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呃,不对不对,这一般是邪魅或者霸道的男人在床上才说的话……说起来,她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上网看□□了啊泪!

打滚~我要吃肉喝肉汤看美形小受!

简岚已经完全将面前这位先生像扔进异次元空间一样无视了。

“既然这样,就不打扰贝内特小姐了。”达西先生的话把简岚不知道发散到哪里的思维拉了回来。

哎哎,难得达西先生你让我觉得这么的萌,姐姐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别那么憋屈好了。

“其实伊丽莎白也不过是好奇而已。”简岚连忙说:“我们没有完全相信威科姆先生的话。”

达西先生正要转身的动作停了下来,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简岚。

“不论是伊丽莎白还是我对您和威科姆先生都并不了解,但是仅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威科姆先生的行为是很不妥当的。”简岚收起笑容,慢慢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达西感觉这神情特别像她那天在树林里教育玛丽时的样子。

想到那天她说的话,达西的脸色缓了缓,紧接着又黑了。

“自从您和威科姆先生在梅里顿遇见了以后,很多人都听到了一个您曾苛待威科姆先生的故事,可是却没有从内瑟菲尔德传出任何不利于威科姆先生的传言,仅就这一点而言,”说到这儿,简岚带起头看向达西,说:“您的修养就要胜于威科姆先生。”

“难道不会是我心虚了,所以才不敢说出不利于他的言论吗?”达西先生仍旧板着脸说。可是他的脚步却又向简岚走近一步。

“我想如果您真的像威科姆先生口中叙述的那样,那么我想您是不会拥有‘心虚’这样的情绪的。”看着达西刚刚明显傲娇了的话,简岚忍住笑,语气轻快而肯定的说:“我想用‘不屑’解释您的行为更合适一些。”

达西抿紧嘴角,不想让它向上勾出太大的弧度。

“而且,我想作为一个正直高尚的先生,似乎并不该在背后如此议论另外一位绅士。”

闻言,达西明显的扬了下眉毛,说:“简小姐也觉得不该在背后议论别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简岚就是觉得达西这句听起来很正常的话意有所指。

“我的意思是说,不应该像威科姆先生那样谈论。毕竟,就算圣人也免不了议论他人的。只是……”简岚努力的寻找着词汇,最后说:“威科姆先生显得有些不磊落。而且,鉴于他对我讲那番话时不过是我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正式交谈,那些话就显得太……”简岚皱皱眉头,说:“太交浅言深了。而且,在他拿不出人证物证等有说服力的证据的情况下,他的这种举动就有些微妙了啊。”

简岚现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力没有仔细观察达西先生,如果她这样做了的话,就会发现达西此刻的神情同往常有多么的不同。或许已经可以用温柔来形容了。

“我的贝内特小姐……”

“所以,相比较之下,我更愿意相信达西先生您拥有正直磊落的人格。”简岚没有听到达西低到近乎轻喃的声音,继续说:“尽管您在梅里顿毫无疑问的表现的傲慢,无礼,不近人情又沉默寡言惹人不快,但是,人们不应该因此而否定您的品格。”

其实简岚,你真的没必要说最后这段话。

其实简岚,你就是纯心不想让达西太舒服是吧?!

其实真的不怨简岚,在简岚的认知里面,当天在梅里顿两个人就完全撕破脸皮了,自己之前那么礼貌的同他讲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那还是有部分曾经拿《堂吉诃德》砸过他的歉疚在里面,至于赞美达西先生的人品?拜托,现在梅里顿众人知道的达西先生的‘人品’也不过就是傲慢无礼吧,在伊丽莎白心里那更是没有下限的典型代表!

说完,简岚就抬起头,特纯良真诚诚恳的看着达西先生,然后看到了达西先生那扭来扭去的脸。

Orz……那是脸啊不是面条,达西先生您究竟是肿么做到的?!

“贝内特小姐,其实我……”当达西先生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刚刚开口说话,就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贝内特小姐,能请您为我们弹唱一曲吗?”宾利先生欢快的声音在舞厅里响了起来。

简岚扭头,看见宾利正一脸耀眼笑容的看着自己。

我说你怎么还没忘弹唱这回事儿啊!你真的不怕我到时候挑拨莉奇罚你跪搓衣板吗?!

“宾利先生,在坐的小姐们都是多才多艺的,还是把机会留给她们展示吧。”简岚连忙温婉的对宾利先生笑着,说。

“之前不是说好了请贝内特小姐为我们唱歌吗?”宾利对简岚的拒绝完全毫无所觉。

尼玛!我唱尼玛!!!

简岚真想把手里的酒泼宾利脸上。

弹可以,唱,也可以,但是你能欣赏么?!

你还真想我弹着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给你唱:“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长大”吗?姐唱了,你能欣赏的了吗?

而且这个时候小姐们那种半美声的唱法……简岚觉得如果她真的唱了,被送到普法战场上当杀伤性武器的就是自己而不是玛丽了……她的歌声杀伤力会超越玛丽的,一定!

尼玛,为什么不让她穿回中国架空古代!她会背那么多诗词,她连岳阳楼记小石潭记都还能背的一字不差呢,她从小听单田芳评书长大的,都倒背如流了,她会那么多中国风的歌和曲子,为毛让她穿到这个操蛋的地方?她要去架空古代!她要一曲成名!她要冠盖满京华!呃……还是先把眼前这蛋疼的情况处理了吧……

这回简岚倒是自动自发的收回了不知道神游去哪了的思维。

就在简岚不知道怎么推脱的时候,卢卡斯爵士说话了:“宾利先生,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不让你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为我们表演呢?”卢卡斯爵士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看着站在宾利身边的伊丽莎白,说道。

宾利收回看向简岚的清澈的目光,在看向伊丽莎白的时候变得柔情满溢。按照贝内特太太的逻辑那就是:“连瞎子都能看出里面的情谊!”

伊丽莎白倒不像简岚这么外干中也干,大大方方的走到了钢琴边,弹唱起来。简岚顺势让自己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开玩笑,让表哥捉住就死了。

“贝内特小姐,看起来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恭喜府上的喜事了。”卢卡斯爵士向简岚走过来,一点儿也不知道收敛声音的说。说完,还叨念了两下他那经典的:“Capital!Capital!”

听到卢卡斯爵士的话,达西本来注视着简岚的目光忽然移到了正在弹琴的伊丽莎白的身上,那目光,莫名的让卢卡斯爵士感觉到了审视,与严肃。

不过简岚没看见,因为她看见表哥了啊啊啊啊啊!

简岚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可是,在她刚离开达西先生不过五步的距离的时候,柯林斯先生就快速的冲了过来。

“下午好,尊贵的达西先生。”柯林斯表哥九十度弯腰,像达西先生问好。

简岚的白眼快翻出来了。

达西瞥了一眼简岚,又看了看面前这个卑躬屈膝的男人,没有出声。

柯林斯已经习惯了达西先生的‘高贵’,在行礼过后,就向简岚走了过来。

“亲爱的简表妹,虽然我并不喜欢跳舞,但是接下来的每一曲舞我都愿意陪您一起跳。”柯林斯先生微微弯腰,伸出一只手臂,说道。

“哈哈,看来不久的将来朗伯恩要有两桩喜事啦!”卢卡斯爵士大声说。

达西冷冷的看了卢卡斯爵士一眼,立刻让卢卡斯爵士紧张的噤了声。然后达西立刻转头,看着简岚。如果简岚看到了达西先生的目光,会发现达西先生的目光,怎么说呢,很有点儿眼巴巴的感觉。

此刻简岚是没有心情关注达西先生的情绪变化的,她满心满眼都是触手怪的笑容。

到了现在简岚终于发现,用一般的方法已经没有办法击退这只触手怪了。

表哥,是你逼我用绝招的。简岚在心里默默的说,然后缓缓抬起眼帘,仿若无限深情的看向了柯林斯先生。

“表哥,其实我也并不爱跳舞,你愿意陪我去欣赏内瑟菲尔德花园里黄昏的景色吗?”

说完,简岚就不再说话了,只是楚楚的看着柯林斯先生。

以简•贝内特的容貌对男士的杀伤力,某种程度上要超过威科姆加上红制服对少女的杀伤力。尤其是她跟威科姆做了同样的选择——做戏,的时候。

于是,表哥的身子此刻都酥软了……而达西先生的脸黑了。

“这真是我的荣幸!”表哥的脸此刻笑的像一朵让简岚想要爆了的菊花。

羞涩的笑了笑,简岚将胳膊搭在柯林斯的胳膊上,然后说:“表哥,您真是太好了。”

说完,两人就相携而去。

“真是郎才女貌,不是吗?达西先生?Capital!Capital!”卢卡斯爵士背着手,摇头晃脑的说。

达西眼神颇为凶狠的瞪了卢卡斯一眼,又扭头看了一眼宾利和伊丽莎白,接着看了看简岚消失的方向,然后跟着简岚走了出去。

*

内瑟菲尔德大厦后面的树林里。

这里很幽静,几乎连仆人也不常来。简岚挽着柯林斯表哥到了这里,然后就放下了手臂。

“柯林斯先生,我有话要跟你说。”不再有羞涩的笑容,简岚直视着柯林斯的双眼,说:“我是真的不愿意嫁给您,还希望您能另觅良伴。”

“简表妹,请你相信我的耐……嗷~”

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达西先生,简•贝内特大小姐确实一脚踢上了柯林斯先生的……某处。

我管你是耐力还是耐心,给我退散,尼玛!

Top